• 400-008-0263 登录免费试用
    更新日志
    我们专注于在线教育十二年,持续领跑软件及服务行业,KESION已成60多万企业的选择。
    KESION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产品,最完善的解决方案和最全面的技术服务。
    QQ咨询
    网校平台 / 行业资讯 / 浏览文章
    更新时间:2019/5/17 18:17:21

    政策鼓励、万亿市场规模下,如何在职业教育赛道淘金?

    WX20190516-191553.png

    Photo by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


    职业教育作为今年的新风口,很重要的原因是政策推动。从政策趋势看,政策鼓励不会是阶段性的,而是长期持续。原因何在?在政策鼓励、资本追捧的情况下,往往能形成一个创业风口。那么职业教育的各个细分赛道,哪些适合创业?创业时应该注意什么?

    昨日,在GIIS2019中国教育行业创新峰会上,慧科研究院院长陈滢、希望教育董事总经理黄忠财、高顿教育集团市场与品牌中心副总裁黄慧文、UniCareer创始人余佳,围绕2019年职业教育政策、职业教育创业等话题展开讨论。

    陈滢认为,职业教育市场一片蓝海,无论是从教学、教育信息化,还是从出口、就业创业,还是从师资培训、实训基地,都有很多新的机会。黄忠财表示,民办高等教育非常重资产,教育公司的融资能力一定要强。

    黄慧文认为,职业教育万亿市场规模已经呈现,做好职业教育要始终关注行业自身发展。余佳表示,政策利好很大程度上是在解决职业教育参培率,如果企业能解决BC两端的鸿沟,将有机会胜出。


    具体讨论内容如下:(芥末堆略有删减)


    Q1:2019年的教育政策,对职业教育各个细分领域的影响有多大?哪些政策需要我们注意?

    陈滢:职业教育的春风来了,这里有一片大蓝海

    慧科有两大业务,一块是搭建产教融合的平台,为我们中国的高等院校,包括本科和高职提供最新的课程体系和专业。第二块是“开课吧”,一个纯在线的面向职场人士提供IT技能培训的平台。

    2019年是新职教元年,国家出了一系列重磅政策,职业教育的春风来了,那么国家为什么重视职业教育? 

    首先,国务院《关于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最开始提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的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我想这是第一次把职业教育跟本科教育真正区别,它并不是有层次的,比如高职就比本科低,而是完全两种不同类型的教育。我们正在经历技能型人才知识结构的调整,职业教育是为了中国经济下游提供高素质高技能人才。国家提出的建设一批高水平的职业院校和高水平的学科专业,对应本科的双一流计划。

    第二,整个职业教育的面向人群将扩大。这一轮职业教育改革不单对学历内,也对学历外(社会培训)的职业教育提出新的要求。同时,职业教育的入口人群发生了变化,刚才讲的扩招100万人,和之前的扩招应届生不一样,这次更多的是从下岗工人、再就业工人、农民工、退伍军人扩招。

    第三,产教融合被提到空前高度。国务院实施方案里提到去推广一批、建立一批、遴选一批产教融合的开放基地,把中国的职业教育从政府主导变成社会力量参与的多元化的办学格局。这样可以把校内的中高职人才培养跟经济发展所需要的人才结构实现精准对接,这是这一轮职业教育非常重视的。人才的出口方面,我们通过实施“1+X”证书制度,去倒逼整个职业教育的出口,促进人才与产业对接。

    第四,我们要提升我们的双师型(同时具备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能力的教师)队伍,教育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师资。方案里提到要建立100个“双师型”教师培养培训基地。2020年以后,我们更多的院校招收的教师都是需要有双师背景的。 

    对慧科来说,我想就是春风来了,一个新的窗口打开了,这里有一片大蓝海。无论我想从教学、教育信息化,还是从出口、就业创业,还是从师资培训、实训基地等等,这里都有很多的新机会出现。


    黄忠财:国家给人又给钱,我们能做的事更多了

    希望教育是一家从事高等学历教育的教育集团,目前按照学校数量排名的话,在高等教育里,我们是全国第二,有十所高校,超过10万学生。希望教育是在去年8月在香港上市,上市时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估计约30.59亿港元。我是2012年加入希望教育,现在主要负责投融资。 

    国家为什么对职业教育这么重视?

    我理解政策对职业教育的的好处有三方面:第一个就是人数增加。今年扩招100万,关键不仅仅给你们扩招,还给钱,就是1000亿培养1500万人次,国家给人又给钱。第二个方面,关于产教融合和校企合作的政策非常利好。我觉得职业教育要做好的话,就一定要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第三个,我们能做的事更多了,原来学历教育只能做学历教育,现在提倡“1+X”制度,我们能做的就变多了。

    国家提出今年要扩招100万人,在大家都在扩招的情况下,办得好的学校生源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好,不能招生的学校,压力更大。


    黄慧文:职业教育万亿市场规模已经呈现

    我之前一直是媒体背景,后来到阿里巴巴做教育公益相关的品牌工作,后来进入了高顿集团,仍然是负责品牌和市场。高端是财经培训领域的头部企业。 

    职业教育的政策利好确切来说是从去年开始的,今年的力度格外大,我觉得好处是非常实在的,大致有三个层面:

    第一个是战略层面,国家政策肯定是定调子打战略,现在看来是又给钱又给政策。所以在国家政策的催熟下,我们看到由于供需两端人才的错位,加上就业压力、产业升级的推动,实际上职业教育万亿规模的市场就呈现出来了,而且这个态势已经非常清楚。 

    第二个是资本层面,因为国家政策有导向,整个市场规模放在这里,所以资本就会关注职业教育赛道。

    第三个和整个职业培训非常相关。政策把整个生态市场包括得非常清楚,比如做职业培训的企业、职业院校、用人单位。所以我们做战略定位寻找合作伙伴时,由自发过渡到了自觉。政策会提升整个职业教育赛道的成长,并且提升我们的效率。


    余佳:政策利好很大程度上是解决职业教育参培率

    UniCareer 是在线的职业技能平台,成立了五年,去年拿了1.8亿元C轮融资,是猎聘与东方富海联合领投,新东方和昆仲资本跟投。

    我觉得政策利好很大程度上是解决职业教育参培率的问题。北上广深的K12的参培率可能至少达到20%-30%,但是北上广深的职业教育参培率,可能会不到1%。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结构性问题。如果国家来带动职业教育参培率提升的话,比如补贴,其实是在降低职业教育的门槛。

    第二个是人才的复合性和多元性,在整个职业教育被推动的过程中变得更加明显。最近的国家政策,它在取缔很多职业类相关的考试,比如会计师的从业资格考试,但同时也在推进整个职业产业的发展。


    为什么会这样做呢?一个且不说它是一个灰色收入,产业链可能会引发很多问题。更多的是国家认识到,评价一个人才,你不应该通过他考过什么样的证书而去判断,而是应该去判断他们会什么样的技能,比如以项目制作品集为导向的人才筛选。


    1558003925744968.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Q2:职业教育不同领域的企业,他们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是怎样的?

    陈滢:打造产业生态平台,聚集头部企业资源

    职教赛道里细分很多,慧科做的是最苦的一件事,周期很长。从人才培养的源头到人力体系设计、课程体系设计,再到课程交互学习,实际就是慧科和学校一起办学。从学生一年级到高职三年级整个过程中,它的专业基础课、核心课、传统产业的对接,慧科都在做。我们把这种模式叫做“产学融合的2.0新模式”,本质是一个平台。

    在这个平台上,第一是产业生态,慧科要把产业里的头部企业,比如BAT华为微软等资源汇集起来,把他们的资源包括数据案例、工程师都整合到课程体系中,然后再输出给学校。

    第二点,我们是整合产业师资,一是让老师掌握最新的教学内容,最新的领域知识,让他们去教更多的学生。二是运营层面,我们去打造面向学校备课率的体系,不只是在线学习平台,还会把学生交互、教师教研、教务纳入进来。

    第三点,回归初心,就是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下培养什么样的人才。 


    黄忠财:职业教育公司的融资能力一定要强

    从高等教育来讲的话,我觉得首先要投资,比如怎么建设学校,我们需要招聘几十、上百个教授(讲师)。 高等教育非常重资产,很多人一直都说高等教育或者中国学历教育毛利率很高,但其实投资回报差不多,我算了一下,能够做到80个亿就不错了。所以公司的融资能力一定要强,并且要有高等教育的管理经验。

    第二点,很多行业发展肯定要有规划,而对教育来说,肯定要帮助国家解决问题,我们一定要在国家有需求的地方去办学,不要老想着去北上广深。在北上广深办学,从需求的角度看,学生有很多很好的学校选择。从投入投资回报来讲,成本太高。

    所以我觉得要理解就是国家层面上对民办教育集团的一些要求,就是国家在高等教育投资比较欠缺的地方,然后再有很多专业,比如幼儿教育、护理专业。举个例子,我们在2011年去贵州惠水办学,现在贵州财经才学商务学院已经有1万多名学生。 


    黄慧文:职业教育要始终关注行业自身发展

    职业教育跟高等教育有一点点不同,职业教育的定位一定要解决问题,因为他是跟职业相关的,就是我接受了这样的一个教育,接受了这样一个培训,我们一定要能在实际场景中得到应用,解决真实的问题。所以做职业教育时,我们始终要关注我们所在行业它自身的发展。 比如财经这个领域,现在大家面临的共同挑战就是技术的影响。

    举个例子,德勤最早应用了财务机器人,很多会计基础的工作,比如问账报表这些非常初端人才可以完成的工作,一旦用了财务机器人之后,这些岗位就没有了,那么这个会给整个行业带来一个巨大的变化,它对人才的要求也完全不同。 

    具体到高顿教育,我们就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在对学员进行培训时,会让他意识到他未来面临的工作环境是一个什么样的实际的场景,可能跟他在教科书上看到的那些经典理论的应用场景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余佳: 若能解决BC两端鸿沟,将有机会胜出

    我觉得能力是一个不太显性的个人因素,技能相对来说比较显性。其实对于整个教育行业来说,它天然就是一个预收款的慢阶段,做任何决策时,它都是一个复杂性模型的领域。职业教育可能稍微特殊一点的地方是,它相对来说在结转上可能会更好一些。

    回到 UniCareer在做的事情,我觉得更多是能够去颠覆和改变原来招聘行业里,我们叫做海选时代带来的一些问题。现在每年有800万大学生毕业,3000万存量大学生。这些学生去实习也好,要去全职就业也好,一年内离职的概率是38%,三年内的离职概率是78%,所以五年之内整个公司的基层员工可以换一拨人了,这对企业来说,是极大的招人和用人成本。 

    如果任何招聘企业只是在解决某一个B端的问题,你是没有办法把职业教育做到颠覆和改变的,所以UniCareer虽然是从2C端切入,但是他希望能把整个职业教育(企业和学校)打穿,但这对企业来说,要求太高。所以即使职业教育遇到了知识付费,但是也没有马上出现一个比较大的爆发期,因为它对整个团队组织能力的要求较高。

    我觉得如果能根本上去解决B和C两端,企业在用人,学生在找工作这两者中间的鸿沟的话,任何企业能抓到这样一个机会,它都是未来的一个保障。



    1558004384347187.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Q3:对于职业教育的创业者来说,大家有什么建议? 

    陈滢:职业教育行业真的很慢很慢

     第一个,对教育要有一定的教育情怀。第二个要认识到这个行业真的很慢很慢。因为你帮我培养一个本科生要四年,培养一个高职生要三年,我想资本确实有推动力,但是我觉得赛道本身是一个非常长的周期,所以创业者要有战略的定义。第三个质量是生命线。 


    黄忠财:不能用短思维去做职业教育

    如果把职业教育作为创造财富的项目的话,我觉得不是很好。现在做职业教育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是质量,需要有优秀的老师和好的服务;第二个要创新,充分运用技术;第三个是需要坚持,职业教育是一个可以做100年的行业,不能用很短的思维去做。 

    关于规模化,国家应该是可以接受的,我之前和负责教育的一些领导聊过,他们有这样一句话,管几十个教育集团肯定要比管几百所高校容易得多。


    黄慧文:利用科技,也许能实现规模化

    对于我们这批先进来的企业,最重要的要有这份初心,其次一定要把最大的精力放在产品(服务)上,可能就是我们真的不希望有过多的精力去营销、去广告。但如果大家今天再加入这个行业,我觉得真的是可以利用现在非常好的科技,尽可能在固定成本投入基础上,规模化应该会有大机会。 


    余佳: 职业教育创业者可能在做“傻逼”的事

    我经常和我的团队说“傻逼理论”,就是你做“傻逼”事情的时间越长,你就越有可能成功。 UniCareer 一开始的时候就一直在做“傻逼”的事情。对于职业教育的创业者来说,有可能真的一直在做“傻逼”的事情。 所以要有忍耐和坚持。

    第二个是教育真的是一个良心活,所以值得你深耕和努力。如果你没有打好这两个最基础的,可能会风险。最后一个,创业逆境多于顺境,玻璃心不适合创业。

     


    本文转载自芥末堆

     

    上一篇: 【一周要闻】速览教育时事,把握前沿商机!
    下一篇:职业教育竞赛大幕已然开启,前进or徘徊?
    香港马会免费资枓大全_香港马会免费资枓大全2019_香港马会资枓一肖中特三肖期期